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新浪微博

徐矿集团

联系方式

电话:0516-85320114
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235号
邮编:221006

煤田文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徐矿文化 > 煤田文苑
违章的事就不干
作者:刘利顺 发布于:2017-8-10 8:57:47 点击量:

49岁的李玉国是综采队的一名老维修工,也是队里的维修大拿,工作面上的综机设备在他的手里都服服帖帖,开机率达到了百分之百。“老李技术好,思想觉悟高,分内的活都是提前做,干完本职工作从来不闲着,比我这个班长还忙,大家都信服他。”班长甄刚强安排工作的时候都高看李玉国一眼,先听取他的意见。李玉国对班长安排的活没二话,做到了服从命令听指挥,叫干啥干啥。


这天早班,李玉国又是提前下井到采煤工作面,先检修综机设备,让设备都保持正常,班里人员到了面上就出煤。李玉国带着徒弟小马和其他几个维修工也闲不住,还要干其他活。


工作面的两道来压底鼓,扩帮卧底量大得惊人,人手不够,李玉国就去卧底,一个班要往下挖齐胸深,现场的职工都是打紧板地干活,吃饭没有正点过。


“小马,咱吃饭。”李玉国饿了,没劲干了,趁着喘口气的功夫,捏起馒头一阵狼吞虎咽。感到嗓子噎了,他抓起水壶,仰起脖子就喝,4个大馒头,5分钟不到,都是站着下肚的。小马吃得慢,两个馒头还没吃完。


“小马,慢慢吃。”他抹抹嘴,松松绷紧的腰带,提提汗水湿透的裤子,猫着腰,赶到卧底处,喊一嗓子:“吃饭去!”干活的工友直起身子,抹一把脸上黑乎乎的汗水,手拄着镐把走了出来。他接过工友递过来的手镐,工友拍拍他的后背,看看顶板示意说:“李师傅,注意一点。”


李玉国答应着,仔细地查看了顶板和周围的情况,然后开始干活,在狭小的空间里,只能一点一点地刨。半个班下来,李玉国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。


“太累了,师傅歇会吧。”小马用湿漉漉的工作服袖子擦了一把脸。


“累!这才是半个班,主要的工作量还没说哪。”“师傅,我担心你的腰受不了。”


“小马你歇歇吧,跟着师傅把你累坏了。”李玉国心疼这个刚刚新收的徒弟,抓住小马的手镐把,硬夺下来。


“面上的活哪有不累的,咱采煤队,出不来煤,全队百十号人吃啥喝啥。什么都别说,就一个字干。不干,那美其名曰‘乌金’的煤疙瘩,出不来工作面,到不了煤仓,更装不上火车,煤矿工人也没钱进腰包。”李玉国叮嘱小马把汗湿的工作服拧拧水,赶紧穿上,不然就是违章。


“那边要半圆木了,我去看看,你找个安全地方歇着等我,不要乱跑。”李玉国丢下镐就去扛半圆木了。小马站起身欲言又止,还是听从师傅的话,老老实实地坐下来。


“李师傅,您悠着点,注意老腰。”班长甄刚强微笑着提醒。班长看到别人都是两个人抬半圆木,李玉国一个人扛。


李玉国笑笑说:“两个人干不得劲,我一个人还能快一点。”


抬半圆木的工友说:“老李那叫身大力不亏,有那个力气。”


班长甄刚强说:“力气大的多了,只见过李师傅一个人扛半圆木,闲话少说,赶快干活,看看李师傅又扛钢梁去了。”


李玉国运完钢梁又忙着支护破碎的顶板,从到了工作面,没有坐下来休息过,一直忙到快下班了。


“这是谁干的活,又留尾巴?”班长甄刚强正在验收检查,准备交接班。他发现一处煤帮下面有两捆金属网,赶紧跨过溜子,想把金属网抱出来。


“老甄别过去。”只听李玉国大喊一声。甄刚强急忙停下,退回支架下面,盯着李玉国发声的方向忙问:“咋了?李师傅。”


“靠近煤壁作业,要打好贴帮柱。”


“李师傅您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有险情呢!您先走,我收拾好就可以交接班了。”甄刚强说着又上了溜子。


“别冒险,这是违章!”


“李师傅,我看过了,顶和帮都没问题,一弯腰的功夫就好了。”


“不行,别给违章找理由。”李玉国发火了。


“李师傅,你看你,这不是……”甄刚强从溜子上下来,心里也有气。


“小马,咱打贴帮柱。”李玉国大声说。



“李师傅,李师傅,我来我来。”甄刚强急忙跟上去。


二十分钟后,李玉国打好贴帮柱,把金属网码放在规定地方。


李玉国拖着如同灌满铅的双腿,带着徒弟小马,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挪出工作面,在外口换下一身汗湿的工作服,穿上带来的一身干净工作服,这才深一脚浅一脚地上井。


“师傅,现在没人行车了。”小马轻声说。


“小马,以后遇到这样的事,该怎么办?”李玉国慢下脚步,看着身后的徒弟。


“不安全就不干。”小马大声说道。


“李师傅受累了,还生气我的气吗?”甄刚强跟上来,靠近李玉国小声问道。


“好,今天累也值了。”李玉国拍拍小马的肩膀,对甄刚强说:“看看小马都知道不安全就不干。”


“李师傅,我也知道了。”甄刚强不好意思笑笑。


三个人迎着风一个劲地往前赶,李玉国没再说话,迈开大步向井口赶去。


一阵阵急促的胶靴摩擦地板的声音,在巷道里“沓、沓”回响着。





上一篇:晒伏

下一篇:一念之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