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新浪微博

徐矿集团

联系方式

电话:0516-85320114
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235号
邮编:221006

煤田文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徐矿文化 > 煤田文苑
一念之差
作者:可仁 发布于:2017-8-17 9:30:42 点击量:

刚过春节,原煤价格跌到了240元一吨。开采了56年的新生矿,近年来一直开采着边角残煤,勉强维持着生产。二林在通风工区干通风员,长期早班,中午上井洗澡、吃饭后,正常可以休息一会,下午3点开碰头会。煤炭价格一路大跌,矿井整体效益不好,二林一个月也就2000多元的工资,他妻子和孩子都在南方老家。他找到区长,把准备办理停薪留职的想法跟区长说了。


“既然你真想走,那你就走吧,或许能闯出一片新的天地。我这边好说,关键是书记那边,你再找找他。”性情耿直的靳东升区长倒是爽快。


党支部书记崔玉新,还有一年就正式退休,一米八的个头,胖胖的脸,见二林来到,他笑眯眯地说:“来了,坐吧。”


“书记,您看矿上就这情况,我一人在这里,每月的工资只能够我一人生活的……”


“二林,你的表现一直不错,情况我们都知道,工区也很器重你,你想办停薪留职,我们需要研究一下,行吗?”从书记的话语中,二林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。


星期五的晚上,天渐渐地黑下来了。崔书记挺着将军肚,迈着四方步,把黑色提包放到电动车的车蓝里,推着车子,见到二林,笑眯眯地打着招呼:“走了,二林。”


“书记您慢走。”


望着书记远去的身影,二林赶紧骑上自己的那辆电动车远远地跟随着一路迎风向北,过往车辆挟裹着西北风,扬起漫天浮尘,二林不时用左手捂着鼻子,以减少灰尘的吸入。


骑行3公里的马路,二林远远地看见崔书记转入工人村,走进1号楼二单元。


崔书记锁上车子,提起黑色提包,一步一个台阶地走上了二楼。二林心跳加快,踮起脚跟,瞄着崔书记的背景,看着他打开201室房门。


二林长出了一口气,快速转身直奔工人村超市,买来两条软“中华”,两瓶“五粮液”,快步返回,轻轻地敲了三下门。


“书记,您好!”


“哟,二林,是你啊,你怎么找到我家的?”


“噢,鼻子下面有嘴呀。”


“对,对,对,嘴就是路,来来来,快进来吧。”


“书记,我给您带来两瓶酒和两条烟,一点小意思。”


“你看你,来就来呗,还带什么东西呀,咱俩谁跟谁啊!”


坐下闲聊了一会,二林直入主题:“书记,我知道您对我很好,这次就再给我帮帮忙。”“二林啊,你别客气,你的岗位很重要,既然你要走,我跟区长他们几人再商量一下,得找人接替你的工作。”


从书记家出来,华灯初上,刮了一天的西北风依然在刮,顺风骑车的二林没有丝毫寒意,嘴里哼着小曲。他的心思早已飞到了老家,结婚10年了,他与妻子一直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,这下好了,终于看到了希望。回到宿舍,二林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给妻子打了个电话。


“真的吗,太好了。我昨天看新闻,北方一个煤矿又发生了瓦斯爆炸事故,好像还有人遇难了,你干的就是通风,千万要小心啊。”“谢谢媳妇,我知道,你放心吧。”


短暂的双休日不觉就过去了。在星期一的班前会上,靳东升区长传达了集团公司刚转发的一起安全通报:昌文县五陵矿业集团1356运输巷发生一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,造成1人死亡,1人失踪。“当前正值冬季,瓦斯煤尘异常活跃,我们的工作关系到全矿的安全,通防无小事,容不得丝毫的大意和疏忽……”


散完工前会,二林下井到负330水平测风,顺便检查一下总回风道瓦斯情况。


测完4个点的风量,二林独自走在通往负330总回风道的巷道内,习惯性地边走边哼着歌曲。


“哎,不对啊,我几天没来,怎么这条连络巷就被回收了?”站在支护材料已被拆除的巷道门口,二林自言自语地说:“还通着风呢,也没封闭。”以往他都是从这儿到负330总回风道,如果早知道这条巷道被回收了,他就不从这儿过了。二林看看手腕上的表,已是11点50分了,绕道走过去至少也得半小时。他抬头看了看挡在面前的这条巷道,顶板冒落后零零碎碎地掉在底板上。他站在原地看了几分钟,巷道里静悄悄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“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顶板冒落,我快速地跑过去应该不会有问题吧?”想到这儿,他把安全帽带系好,将测风表和瓦斯鉴定仪斜挎在肩上,拔腿迈进没有支护的巷道……


下午15时,工区碰头时,大家没有见到二林,急忙联系查找,通过他随身携带的定位仪,救护队员迅速下井,在距联络巷出口不足5米的地方扒出了二林。


“这是一起典型的违章作业,通风工区职工在明知这条巷道已经回收的情况下,仍然从此通过,被冒落的顶板埋住。通风工区平时是怎么教育和管理的,通风员居然犯这样的低级错误……”在当天晚上的事故追查分析会上,集团公司安全部部长牛兴德一脸怒气,大声吼着。


两天后,新生矿区突降暴雪,地面积起了近10厘米厚的雪,狂风挟裹着雪花,飘荡在矿区上空。


“二林啊,你不是说好马上就要回去的吗?你怎么就这么走了,你让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啊……”二林妻子嘶哑的哭喊声,伴随着呼啸的风雪,尖厉地回荡在白雪覆盖的矿办公楼里。通风工区书记、区长等人眼睛红红地站在一边,任由大片雪花落在头上、身上。一会儿工夫,二林妻子的身上已经是白白的一层。54岁的崔书记抬头仰望着大雪纷飞的天空,禁不住泪流满面,发出一声长叹……





上一篇:违章的事就不干

下一篇:浅秋轻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