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新浪微博

徐矿集团

联系方式

电话:0516-85320114
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235号
邮编:221006

煤田文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徐矿文化 > 煤田文苑
舞者
作者:积草雪 发布于:2017-8-3 8:49:28 点击量:

邻家有一个女儿,最近喜欢上跳广场舞。她是街心下沉广场上最年轻的舞者。实际上她的年龄少说也有四十岁了,但保养得很好,身材欣长,凹凸有致,长发飘逸,颜值很高,上身穿着黑色的瑜伽小背心,下身穿着太极灯笼裤,脚上穿一双白色的舞蹈鞋,看上去轻盈优雅。


那天,广场上放的是一支强劲的曲子,她下场跳了一支舞,那身段,那舞姿,甭提多俊俏了,一看就是练过,大家都赞不绝口。


舞毕,她站在广场边上,看着那些大爷大妈们双双对对,跳得酣畅淋漓,快乐无比,她不禁蹙起眉头,做若有所思状。


隔了几天,她又来跳广场舞,不同的是,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,那人头发苍白,精神委顿,戴一副眼镜,走路一拐一拐的,像是中风后遗症。


广场上的那些大爷大妈们都围拢过来,有热心人呶呶嘴,悄悄问她:“怎么选了这么一个人做舞伴,腿脚都不利索了,还能跳舞吗?”她笑,说:“没事儿,我有耐心,我教他,保证把他教会了。”


从那一天开始,广场上多了一对舞者,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;一个身轻如燕,一个笨拙呆滞,那么不协调,却跳得很起劲。


看女子的舞姿,很专业,很轻盈,很从容,不仅会跳,而且跳得不同凡响,跳得如风摆杨柳。看老人的模样,年轻时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,可惜没有老到好处,表情木然,腿脚也不灵便,跳舞时比不跳舞更难看,肢体语言极度不协调。


每天傍晚,两个人都在广场上跟着节奏跳舞,全不在意别人的围观,那么优美的舞曲中,两个人却常常争执吵架,准确点说,是老人更像个任性的孩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就变了天,一会骂她:“我都这么大岁数了,又得了半身不遂,话都说不利索,还能跳舞?你还有没有点孝心了?你想把我折磨死啊?一会迈这条腿,一会迈那条腿,我能记得住吗?”她也不恼,讥讽他:“我还当你有多坚强,身体刚刚有点小疼小痒就受不了?连跳个舞都学不会,你还能干点什么?”老人嚷嚷:“我年轻的时候,能歌善舞,现在老了,连你都来欺负我,我不跳了,我学不会。”女子笑,轻言软语安慰他:“我知道你能行,哪怕就是老了也比别人强!”


两个人就那么吵了好,好了吵,不知恼过多少回。两年后,他们终于可以在广场上共舞一曲,老人风度翩翩,女子舞步曼妙,成为广场上一道最靓丽的风景。


知道底细的那些大爷大妈们说:“这闺女可真孝顺,她爸得脑血栓后遗症,她居然想出了用跳舞治病妙法,有女若此,还有何求?”


她不是广场舞的狂热者,她是专业的舞者,为了父亲,她把舞台搬到了广场,凝视着父亲笨拙的舞姿,她的眼睛里有了深深的笑意,此生有缘成为父女,真好!





上一篇:“八一”颂 (组章)

下一篇:晒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