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新浪微博

徐矿集团

联系方式

电话:0516-85320114
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235号
邮编:221006

煤田文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徐矿文化 > 煤田文苑
立秋
作者:小二黑 发布于:2017-9-5 11:09:25 点击量:

小时候放暑假,总要去二爷爷家。因为二爷爷家门口有条河,河岸边有疯长的芦苇花,河滩上有数不清的田螺和贝壳,可以玩上一个暑假。


傍晚的时候,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挑来一桶水倒在院子里一口缸内。缸里的水黄乎乎、绿幽幽,青苔在缸壁丝丝缕缕地漂浮着。


“立秋,谢谢你了。”二爷爷摸摸男孩的头。


“你倒的什么?是鱼吗?”我问男孩,以为这缸是用来养鱼的。


“这缸里的水可不是养鱼的,是吃的。”二爷爷对我笑着说。


这能吃吗?太脏了,我看看男孩,表示很嫌弃。男孩不说话。


“这水是从‘汪’里挑来的,不脏,沉淀一夜就好了,我们都是这样吃的。”


二爷爷把家门口那条河不叫河,叫“汪”。“汪”里的水浑浊、暗黄,近乎污秽,村民们在里面洗衣服,也用来烧水做饭,在我看来,这是不可思议的。但后来我也吃了那条“汪”里的水,因为无从选择。

立秋带着我去河里捉鱼。我们赤着脚走在河滩上,空气中隐隐的鱼腥气让人感到新鲜和振奋,我开始手忙脚乱地捡贝壳和小虾米。一条渔船横在河里,船上一排鱼鹰士兵一样对着河面虎视眈眈,突然一个猛子扎下去,再飞上来时嘴里就噙了一条鱼。鱼鹰的主人赶紧过去捉住鱼鹰,把鱼从鱼鹰的嘴里抠出来,那鱼鹰就抖抖翅膀再向河里扎去。


“鱼鹰为什么这么听话,让它捉鱼它就捉?”我问。


“它不听话就会挨打。”立秋闷声说。


可我还是不能理解,鱼鹰为什么捉到鱼不自己吃,饿着肚子也要吐给主人?


正是夏末秋初的天气,太阳很好。阳光一下一下地弹着水面,河面上泛起细碎的金色光芒,整个小河金光潋滟,仿佛蕴藏无穷的宝藏。


立秋就在这宝藏里扑腾着。他很会逮鱼,不知从哪捡来一个破网,在下坡挂住,傍晚的时候就能网到小半桶鱼;有时候他把一块水洼地用石头一围,用个小破盆把水舀干,就能看到泥水里活蹦乱跳的泥鳅;有时他什么也不用,只是赤着脚站在水里,两只手在水里一阵划拉,一会就摸出一条鱼来。


有的孩子很眼馋,喊道:“立秋,给我一条,给我一条。”


立秋不给他们,把鱼扔到我的小桶里。有些调皮的孩子便过来抢,端了盛鱼的小桶就跑。立秋不说话,用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们。那些孩子愈发得意,大喊着:“小哑巴!来呀!”


很快,那些孩子就丢了鱼桶,一哄而散。立秋的姐姐哑妮走了出来。哑妮其实不哑,只是因为她的父母都是哑巴,大家就喊她“哑妮”。有时也会叫立秋“小哑巴”。


哑妮开口大骂起来,你听不懂她骂的什么,跟抢鱼事件也无关,反正嗓门粗大、东拉西扯,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。


哑妮已经是半疯状态。其实哑妮长得很俊俏,大辫子,大眼睛,长大后很快就找到了婆家,嫁了人,还生了娃。可惜好景不长,生完娃后,哑妮突然发了疯。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因为发疯,她被婆家退了回来,但孩子却被夫家留下了。


“立秋为什么叫‘立秋’,很奇怪的名字。”我问二爷爷。


二爷爷告诉我,立秋不是哑妮的亲弟弟,是立秋那天哑妮在河边捡来的,所以就给他取名叫“立秋”。

对于哑妮捡了个弟弟这件事,村里有风言风语传出,说立秋其实不是哑妮捡的,是她生的。要不,谁会把好好的一个男孩子扔在河边呢?哑妮后来变疯,隐隐约约就听说好像跟这事有关。


哑妮父母不会说话,无从辩解,不久双双去世。家里只剩下哑妮和立秋,哑妮的病情不定期发作。好的时候,见了邻居还打招呼,洗菜做饭;不好的时候,一阵阵地骂人,能从天黑骂到天明。立秋沉默着,每天只在小河里抓鱼。小河里没有金斧头银斧头,没有向小金鱼许一个愿就能治好哑妮的疯病。但小河很丰盛,有无数的小鱼小虾可以让他们填饱肚子。


夏末,一场暴雨之后,山洪暴发,巨大的洪流从山顶汹涌而下,仿佛一头猛兽咆哮而来。平日安静的小河不再温柔,洪水不停翻滚着,拥挤着,来到下流处,形成了瀑布。村里的人都来到了水坝处,看山洪暴发的奇观,胆大的孩子甚至在几个坝子之间跳来跳去。


谁也没注意到就有一个孩子突然从坝子上掉了下去,急速的水流裹着他飞快地向下流冲去。“汪”里的水比平时高涨了许多,脾气也大了许多,它不耐烦地吼叫着,拖着那男孩,往前冲。


人群发出一声惊呼,全都傻了眼。


立秋跳下去,抓住了那男孩的裤子,一股洪水打来,男孩重新没入水中,立秋手里只剩下半截裤子。之后站立不稳的立秋也被冲进了水里,两个人都不见了。岸上的人大呼小叫地跑过来。


没一会,立秋的头又冒了出来,他手里抓着男孩,拼命在水里游着。有人来到水里,从他手里拉过男孩,等到了岸边放下男孩再回来找立秋时,才发现立秋不见了。


人们沿着河边找了两天,一直没找着立秋,大家都说冲到下游肯定是没命了,便放弃了。


哑妮又发了疯,她赤着脚在河岸上傻笑,或对着渐渐小下去的河流瀑布胡乱骂人。当人们有一天没听到哑妮骂人时,才发现她死在了家里。


立秋呢?他到哪里去了?是生?还是死?二爷爷摇头说不知道。


后来有人说,曾经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个男孩,很像立秋。但愿如此。立秋至,风渐凉,接下来的,便是沉沉的秋。





上一篇:愿平安相伴每一个家庭

下一篇:举报师傅